那天的月亮好大好圆…… 作者:孙伟


 

 天的月亮好大好圆……


    墨蓝和银白幻化的旋律线,幽雅地舞之蹈之,缭绕在清寂的空间。中秋之夜孤独的《月光》在杯中荡漾。眯了眼,陶然醺然,竟从酒液中嗅到粮食香味。夜空的锅底,贴着一只大玉米饼子,人间就撒满白色的玉米面。“家中有粮心不慌”。粮食的香味总让人心清气定而平和、宁静、安详。

对这气息我总是很敏感,脑际,许多影象的碎片便飞舞起来,如同拼图玩具一般聚合着,一个腰扎草绳手端瓦片的少年形象出现了:他斜靠于公社大门那写有“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的石柱子,被人注意,呵斥,鄙夷,羞辱了,被“请”进大门,他有“抹黑”的嫌疑……后来这少年出来了,破军用挎包里多了几个大饭团——他的山那边的伙伴们依然空着肚子。那些被死命捏得紧紧的饭团子在许多年后的知青聚会中,被谑称为:有了这种饭团,打架是不会去找石头的。那是形容饭团的密度与质量罢了,真用做抛掷与击打,舍得?

那天的月亮好大好圆,微微发黄,这少年没来由地联想并认定了——那,就是一大玉米饼子!大玉米饼子真亮,粮食般温暖的光辉普照大地,十几里山路都不用点火把。那少年心情舒畅,口哨声声,旋律好象是一首乌克兰舞曲,歌词呢?哦,记得:


    “幸福幸福真幸福

风吹我的白屁股

裤子破了无人补

凉快又舒服


    幸福幸福真幸福

洋芋包谷和水煮

一日两餐难果腹

越活越糊涂

幸福幸福真幸福

背向苍天脸朝土

浪子难寻归家路

谁晓知青苦?”


    踢碎片片磷火,登上徐家大坟山,在山顶那个最高大的徐家祖宗墓碑前,抹去汗水,远远眺见山下小河边孤独的知青房透出的金黄色的煤油灯光,夜的背景下,是那么温馨亲切。于是,从山坡上滚落的脚步声和此时奔涌而出的泪珠一样,骤然密集起来……

第二天,公社通知去背救济粮。因为这少年在离开公社的时候留下了话:他将把这具有“抹黑”嫌疑的形象,继续去其他更高更大的机关大门口展示。

……

渐弱,直至ppp。最后一个尾音坠落在深邃幽蓝的夜空,悠悠离去。片刻寂静后,那最终的一粒水珠晶莹剔透滴答溅落的空灵与透彻,天籁般地传来,那已经是不知走了多少光年,在比夜空还要深邃的心底里传来的回响了。

飘渺的单旋律中蕴涵着的和声进行,最后“解决”于主音,终止式无可挑剔地完满,但粮食香味却消失了。不想再次点击播放器让乐声重新流淌。许多感受,如同遗落在岁月深处的青春一样是不可逆的,而缺憾却将永远伴随你,直至生命最后一刻。人,并无美满的“完全终止式”。

窗外,玉米饼一样的月亮已上中天,也是那么大那么圆,灯火阑珊的城市夜声嘈嘈。想来,那一个高寒山区的月夜也该是有旋律的线条在舞动着的,只不过那是金黄的颜色,是包谷粑粑的颜色。

唉,糟蹋音乐啊!

 

                摄影:墨香

 

 

 


华夏知青网不是赢利性的网站,所刊载作品只作网友交流之用
引用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有版权问题请与版主联系
华夏知青网:http://www.hxzq.net/
华夏知青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