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欧洲】:亲历牛津大学毕业典礼 作者:banjin


 

【走马欧洲】:

  亲历牛津大学毕业典礼

女儿在牛津读MBA毕业已经快四年了,一直没有去参加毕业典礼,(其实是一个学位颁发仪式,英文叫:Degree Ceremony)据说这也是牛津的一个特色,许多人都是毕业许多年之后才呼朋唤友地来参加这一被称为“牛津大学的经典”“闻名世界的一大奇观”的庆典。

   
    牛津大学Degree Ceremony的程序表和入场券(12MAY 2012)

女儿在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读EE毕业时,由于骤遇非典,我的签证毫无希望,她在加拿大等待参加毕业典礼的母亲因为不是学工的出身,被这所建于1887年“最富有创造力与革新精神学府”的在全北美名列前茅的工程学院以传统之名拒之门外,造成我们全家的遗憾。看来传统并非都是好东西啊。顺便说一下,牛津也是直到1920年之后才对女性敞开大门,如果牛津坚持她的传统不要说没有女儿的毕业典礼连牛津引以为豪的玛格利特·撒切尔和昂山素季(St. Hugh's)也会被关在门外。所以女儿这次更是特别迫切地期望我们能够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牛津大学李纳克尔学院(Linacre College)街景

   
    李纳克尔学院鸟瞰图

典礼定在2012年5月12日。5月11日我和太太在伦敦会齐了来自北美的女儿女婿开车到达牛津,住进女儿的学院李纳克尔学院(Linacre College)。在牛津这是一所比较新的学院,而且只收本科以上(硕士、博士)的学生。学院地理位置算好的,离图书馆,市中心,各个系都比较近。一住下女儿就张罗着上街租典礼礼服,因为她被告知如果礼服出了差池就会被拒绝进入那著名的谢尔登尼安大剧院(Sheldonian Theatre)参加正式毕业典礼。她的行李在纽约转机时没被装上飞机,造成连学生穿的那种无袖的长袍也没带来,所以要租两套。我们就跟着坐游览车浏览了牛津街景,这游览车非常好的一个设施是有中文解说,不像卢浮宫只有日文解说。

   
    5月12日中午,李纳克尔学院(Linacre College)设便宴招待参加典礼的学生和嘉宾

5月12日中午,学院设便餐招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毕业生和他们的亲朋好友,由于我们就住在餐厅同一幢楼里,显得比较从容。很早就有身着礼服的毕业生陆续到场,学院将一间学生活动室开放作为休息室接待他们。在走廊里,女婿被多位好心的毕业生提醒,燕尾服的领结必须是白色的!感谢这些好心人,呵呵,如果那天他带了白色领结是否也会被当毕业生发一张牛津的文凭呢?

   
    女儿骄傲地坐在他们学院划艇赛锦标下面,左面短浆是女子赛,右面长浆是男子赛

休息间里和我们同坐一套沙发的是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家庭。那女儿是牛津学十八世纪医药史的博士毕业生,同来的有他的父母和弟弟,于是加拿大成了这两个家庭的谈资。便宴就在学生餐厅,几排长条木桌子旁坐满了毕业生和他们的亲朋好友,看起来是各色人种都有,我们也不是唯一的中国家庭。餐前有学院的负责人致辞,餐后带队出席学位仪式(Degree Ceremony)的院长(Senior Dean)给毕业生们讲解典礼的程序礼仪,我们这些来宾就被告知去谢尔登尼安大剧院“抢座位”,于是我们徒步去谢尔登尼安大剧院,那天真是牛津的庆典,谢尔登尼安大剧院附近的各条街道都能遇见西装笔挺来参加典礼的人。

   
   著名的谢尔登尼安大剧院(Sheldonian Theatre)

这个落成于1668年的大剧院在1994年被欧洲委员会评为“牛津的建筑珍宝之一”。据说是由著名建筑师雷恩侯爵(Christopher Wren)设计,由Gilbert Sheldon捐助。它为牛津大学提供了第一个非宗教性会议及各种典礼的场所。整个大剧院古色古香高雅富丽,外墙柱子上塑有一排古罗马哲人石雕头像,据女儿说他们到底是谁现在还没人能够说得清楚。我们到达的时候门外街边已站满不能入内的参观者,两名被牛津学生谑称为“牛头犬”(Bulldog)的校警把守着院子的大铁门,他们头戴传统的圆顶礼帽,身着燕尾服,有一位手中还拿着一柄雨伞,整个一个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的人物造型,颇有古风。

   
    颇有古风的的校警(Bulldog)

排队等候,秩序井然,我对英国人和社会最深的印象就是“秩序”,这是一个用秩序保持效率的国度和民族,当然我不止只是从交通秩序的角度来看。学校给我们发邀请函,安排住处,每一步都细致准确可靠。学院的午餐安排座位不但餐桌上有每个人的名牌甚至发了一张餐厅平面图标明了每个人的座位,女儿去租学位袍时还给了一张店铺的地图。。。这一切反映了“贵族精神”中的“教养”和“责任”两个方面。

   
    各学院院长(Senior Dean)、毕业生、观礼嘉宾入座后

当身着红色披肩头戴方帽的人频频出现时,开始放人了,参加典礼的宾客们鱼贯入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进入分别在二三层观礼台的座位。我们进入的是正对院门的门,座位在校长席的侧后方二层看台上(呵呵,原谅我把庄重的谢尔登尼安大剧院当体育馆来解说。)旁边相当于体育馆主席台的位置就架着一台摄像机,应该是个可以从侧面观摩全部仪式的好位置。随后,参加学位仪式的学生们也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分门别类地按秩序进入会场,分坐在正门和校长席之间轴线的两侧,他们前面的一排椅子上是各个学院的院长席,正对着我们一侧。

   
    主持仪式的执行校长(Vice Chancellor)在仪仗引领下入场

仪式下午2点半准时举行,在“Bedel”(捧持校长权杖的属员)的引领下执行校长(Vice Chancellor)带领着初级学监(Junior Proctor)和教务长(Registrar)身着长袍从正门入场时,全体起立,剧场里立刻回响起管风琴的吟唱。副校长坐上座,脱帽致意后简短地用英语向毕业生及家人表示热烈祝贺,此后的典礼就一直用拉丁语进行了。牛津大学是一个注重传统的学校,虽然在场的学生和老师们绝大多数对这门语言一窍不通,但似乎拉丁语配学位袍更凸显了典礼强烈的仪式感。

   
    执行校长致辞

两位主持人手持粗大的权杖在学生面前走过,然后开始按学院和学历的顺序宣读毕业生名单,被念到名字的学生,在自己学院的院长带领下在校长面前列队。院长用拉丁语向学校汇报学生的情况,请求准许学生毕业,此时需要向台上的三位分别鞠躬,学监和教务长还要用拉丁文宣读学生们今后必须遵守的戒条,据女儿说,在学院餐堂里院长就跟他们说过,无论你听到了什么,就算是听她说:过某某桥的时候只能携带三只羊,你们也要回答:我能遵守!执行校长给予准许毕业答复后,学生们便走出剧场去换那身学位服,等待再次入场,进行仪式的后半部分。牛津大学对于她最古老的人文学科的学生似乎更加偏爱,那些诸如神学、法律、医学等学科的学生的毕业典礼有更加古老的一项内容:校长在宣布他们毕业之后,获得博士学位者可以上前和校长握手,信奉基督教的学生们还有权跪在校长面前,由校长手持《圣经·新约》触碰他们的头顶,祝福他们的毕业。但一定要是博士学位哦,我女儿就被告知不可上前握手,赶紧退场去换学位袍,呵呵。

   
    院长拉着我女儿的手向执行校长介绍她,并请求准予毕业授予MBA学位。

女儿求学的李纳克尔学院的MBA毕业生本期只有她一位,而她们学院的院长可能学术地位比较高,所以当MBA入场时她是随院长站在第一排,也有幸被院长拉着的手介绍给执行校长。这使得我这个业余摄影师能够很好地拍摄这个过程。

下半场仪式,是各个学院的毕业生,换好了学位袍,再依次入场向主席台上的三位鞠躬如仪,然后退场,整个典礼也就接近尾声了。这次学生们的学位袍五彩缤纷的披肩,成了最抢眼的焦点。

    
    仪式结束后在谢尔登尼安大剧院(Sheldonian Theatre)院子里留念

说起这牛津的学位袍可是有历史了,现在全球毕业生戴的那种方帽子就有个名字叫“牛津帽”么。关于学位袍有资料说是“中世纪黑暗时代结束后,基督教需要大量的教士帮助管理他们的教区,于是早期的学校出现了。学校对教士和僧侣进行读、写、算和教义基本知识的教育,他们采用古典文化的一些成果,逐步形成了被称为“七艺”(语法,修辞,逻辑,算术,几何,音乐,天文)的学习课程。这些学校的教师在意大利被称为博士(Doctor,来源于拉丁文doctoreum,意即教师),而在巴黎称为硕士(Master,来源于拉丁文magister,意即教师,师傅)。”

   
    牛津各式学位袍披肩颜色搭配规则表

“随着学校的发展,被称之为硕士或博士的教师数量日益增加,各个地方的教师们仿效手工业和商业的同业公会,组织起了教师的同业公会,学生则组织成同乡会,管理他们自己的事务。他们都把自己的行会叫做大学(University,来源于拉丁语Universitals,意为共同体),也就是说,最初的大学机构就是这些教师的行会和学生的行会组织。而同一行会里的相同专业的教师又组成特殊的专业行会,称为系或教授会(faculty,来源于拉丁语facultas,意为才能,即教授某种学科的能力)后来又把系这个名词的含义扩展为教授某部门知识的大学分部(学院)。”牛津大学就产生于这个时代。

   
    牛津学位袍式样举例

“那些早期大学是不对学生考试的,只有那些决定今后要成为一名教师的学生,学校才会对他们进行考试。考试合格者,要穿上僧侣的长袍(gown),同学士们(Bachelor,来源于拉丁文baccahalar,意即学士)坐在一起学习。接着要举行由顺利通过了考试的应试者提供葡萄酒的盛宴。这就是学生毕业典礼仪式的雏形。但是,要成为一个硕士或博士(当时,博士和硕士并无区别,都是教师,师傅的意思),还要经过二至三年的学习,通过了严格的最后的考试才行。”

到后来,有发展到以不同的颜色来区别学位和学科,这个不是一般外人能够看得懂的,牛津在毕业典礼前会发给一份程序簿,那里面有详细的讲解。我只知道MBA的披肩是紫红色和黑色组成的。牛津的解释是:学位袍是一种荣誉也标志了一种责任,凭着它,一位学者可以在不同的意识形态和国家里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就连冷战时期也不例外。

   
    抛帽子

典礼结束后,满院子都是兴高采烈的毕业生,他们和自己的恩师、学友、家人合影、扔帽子,一派欢腾镜像。有的学院还有冷餐会招待,并且给每个毕业生免费拍照。

   
    和自己的恩师合影留念

是啊,终于毕业了,完成了人生一件大事。我倒是很感谢女儿入学时的一位牛津登记员:当年女儿以GMAT720分通过了MBA考试,很顺利地成为上海面试区当年唯一被牛津赛德商学院录取的新生,于是繁重的学费摆在面前,到了该缴学费时还没有交学费,那位登记员在电话里跟女儿说:“告诉你老爸,这是他一生最值得的投资!”是啊,这是我一生最值得的投资!

PS:一些照片和趣闻:

   
    可怜天下父母心,仪式进行中,一位非裔老爸因激动突发心脏病。一位女医生说;我是医生,我来处理。现场并未骚动,更没有围观,很快患者病情得到了控制,典礼照常进行没有受到一点耽搁。典礼结束后,全场嘉宾让这位晕倒的老爸先行退场。

   
    仪式进行中这位小嘉宾一直在“发言”,可能是评价仪式的程序?可能是在赞美母亲?抑或只是谈点感想?呵呵,反正他给父亲找了点事而干。他是最小嘉宾么?答案是:不!

   
    双喜临门的大肚母亲博士,在妈妈肚子里参加牛津的学位授予典礼,多好的胎教啊。呵呵,博士要从小抓起。这位幸福母亲肚子里的小嘉宾才是最小的嘉宾?好像也不对。

20   
    一家三代合个影。三口还是三代?当然是三代。女儿刚刚怀孕四周啊,可不是一家三代人合影么?呵呵,最小嘉宾是哪一个,看官您有数了吧?

   
    又一批学生毕业离校了,典礼过后老院长似乎有点惆怅?

   
    著名的谢尔登尼安大剧院(Sheldonian Theatre)墙柱上有若干古罗马先贤的雕像,据说至今没人说的清楚他们是谁。不过看那鹰钩鼻子可不像古罗马神像中那种鼻子啊?

                                                                             2012-06-08


  更多相关图片欣赏照片请移步作者博客相册:
    http://photo.blog.sina.com.cn/category/u/1400144221/s/447128


  banjin文集:http://hxzq05.d68.zgsj.net/showcorpus.asp?id=2

 


华夏知青网不是赢利性的网站,所刊载作品只作网友交流之用
引用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有版权问题请与版主联系
华夏知青网:http://www.hxzq.net/
华夏知青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