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美的伤痕 作者:勐龙河


 

地球最美的伤痕

把地球上沟壑纵横的峡谷比作地球的伤痕,第一个用这个比喻的人,他的形象思维能力确实令人刮目。

北美洲的科罗拉多大峡谷,风景壮美,气势不凡,许多旅游杂志都将其列为人生必到的50个地方之一。因此,它也被称作地球上最美丽的伤痕。

到美国来旅游的团队,大多都会去大峡谷游览。那天,我们参加了从拉斯维加斯到科罗拉多的一日游。

一大早,我们就从赌城出发,旅游车载着我们在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朝着亚利桑那,一路向西。公路两边土红色的山峦快速地向后移动,绿色的约书亚树稀稀落落地点缀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

没过多久,旅游车就从高速公路上下来,沿着山谷,驶上了一条蜿蜒的土路。山路在杳无人烟的大山里盘旋,快速行驶的旅游车扬起了滚滚尘土。

眼前的这个场景,非常像几十年前的情景。那还是在我们当知青的岁月里。破旧的客车载着我们,在滇南的崇山峻岭里颠簸盘旋,车后扬起了遮天蔽日的滚滚黄尘。前面的车辆所扬起的尘土,渐渐地将我们的车完全吞没,我们一身疲惫地蜷缩在狭窄的座位上,长时间剧烈地颠簸让我们浑身经骨酸痛,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土腥味,滚滚的尘土令人呼吸困难,须臾之间,我们都变得灰头土脸、蓬头垢面,时间一长,鼻孔和嘴巴周围还结起了一圈棕红色的土垢。

几十年时光流逝,知青的岁月还是那么令人难以忘怀。这次来美旅游的同伴,大多是知青时代的朋友,我们曾经都在滇南的大山里走过,真没想到,花甲之年时,我们竟然又一次一起坐车在大山里盘旋,又一次看见车后扬起滚滚黄尘。只不过这次不是在云南的哀牢山,而是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人生的变幻真是难以预测,但我始终相信生命总是充满阳光的,越过坎坷,坦途一定在望!

坐在全封闭的空调车里,看车窗外尘土飞扬,尽管车厢里没有尘土,我们还是闻到了浓浓的泥土味。前面棕红色的山头上,出现了一个乳白色的巨大帐篷。导游告诉我们:目的地到了。

下车后,我们走进了帐篷,里面的空间还真不小,这里既是景点的票务中心,又是旅游纪念品的卖场。帐篷里光线明亮,空气新鲜,没有压抑感。看来,这荒山野岭里的帐篷,一定会具有些高科技的元素。

出售纪念品摊位的摊主,大多是些肤色黝黑的印第安人,她们身上浅色的衣服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只有生活优裕的人才能这样,只要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就在他们祖父这一辈,这个民族还在大山里辗转迁徙,过着最原始的生活。

在帐篷的另一个出口处,我们将在这里换乘景区的大巴,导游在这里把票子交给我们后,就在此等着我们返回。这里似乎没有导游免票这一说,为了节约成本,在售票的景点内,导游一般是不陪同的;在国内,陪同的导游不仅免票,很多地方可能还会有高额的回扣。这细微之处,就可看出中美两国的不同国情,真可谓见微而知著也。

乘上景区的大巴,很快就到了大峡谷。尽管曾经看过不少有关大峡谷景色的文字和图片,当第一眼看到真实的大峡谷时,我还是被它壮美的景色所震撼。

站在峡谷边,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巨大的峡谷真像一道裂开的创口,长长地横亘在脚下的大地上,谷底那条细长蜿蜒的科罗拉多河,浑黄的河水还在缓慢地流动,远远地看去,就像伤口上还在慢慢渗出的血滴。

峡谷两边的沟壑、山峦,层次清晰,轮廓粗狂。棕红色的地表赤裸裸地呈现在明媚的阳光里,其上基本没有任何植物。那棕红色的山崖有的像展翅欲飞的山鹰,有的像蝙蝠,依我看,到底像什么?完全可以自由想象。

面对如此奇丽壮美的景色,你一定会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一切竟然是谷底那条纤细如带的科罗拉多河冲刷而成,眼下,它真像一条细细的带子,被人随意地丢弃在峡谷的底部。

与大峡谷相比,不成比例、不能匹配的科罗拉多河,今天仍然还在一如既往地冲刷着大地,她还是那么夜以继日、锲而不舍。随着时光慢慢地流淌,日积月累,水滴石穿,一定会出现量变到质变得惊喜。亿万年后,大峡谷一定会现出现代人难以想象的不同景观。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不过只是变化快慢而已。据说,几十年以前,满世界上到处溜达的,主要是日本人,这几年却成了中国人。科罗拉多大峡谷,作为景点,肯定誉满全球,全世界的旅游者定然趋之若鹜。只要你稍加留意,你就能感受到,这里众多的游客中,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占了不小的比例。

到此处游览的门票里,包含着一顿午餐。景点里有两个就餐点可供选择,一处提供的是印第安风味餐,另一处提供的就是中餐,从中也可感受到中国游客的比例。

我们没有去吃中餐,导游建议我们去品尝印第安餐,他还说:“那中餐实在不怎么样,因为那是印第安人做的”。

我们就在峡谷边,面对着动人心魄的美景,围坐在餐桌旁,享用那印第安风味餐。那天的午餐,颜色到是很鲜艳,味道实在很一般。

面对成群的中国游客,外国人的心态一定会有点复杂,不管怎么说,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地位肯定有了微妙的变化。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社会还有着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近年来,各种深层次的矛盾逐步显现,要想墨守成规、维持现状,已经很难做到。但是,这些年社会的发展和变化也是明显的。

世上万物都在发展变化,中国要想一成不变,几乎没有可能。但怎么变,朝什么方向变,还是难以预测,我们总希望人民更幸福,政治更民主。套用一句时髦话,我们既有机遇又有挑战。

下午,我们乘景区巴士原路返回,又走进那个白色的大帐篷,看到总台后面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肥硕、肤色黝黑锃亮的印第安人,穿着一身白色宽松的衣服,头上还插着一根长长的彩色羽毛。我想起几十年前,云南版纳的大山里,几乎完全裸着身子的少数民族从丛林里钻出来,头上插着的也是这样漂亮的羽毛。

我们的那个台湾导游看着他,嘴里说着:“因为他们制度好,现在他们享福了”。

导游的话并不错,现在这里的印第安人生活舒适。但在并不很遥远的过去,他们的祖辈也是在这块土地上,被杀戮和驱赶,应该也是不争的事实。即使到今天,印第安人是否真正融入了美国的主流社会,似乎也很难说,但至少杀戮和驱赶肯定是没有了,事情还是向好的方面发展了。

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我们希望一切事物都能向着光明进步发展,尤其是我们的祖国更应如此。

                                                                2013-07-10


相关精彩图片欣赏请移步作者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dfd8d0101gfky.html


勐龙河文集:http://www.hxzq.net/showcorpus.asp?id=183


 


华夏知青网不是赢利性的网站,所刊载作品只作网友交流之用
引用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有版权问题请与版主联系
华夏知青网:http://www.hxzq.net/
华夏知青网络工作室